請選擇您的語言: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全球股灾历史回顾与股市崩盘前兆分析


摘要: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股市崩盘历史固然残酷,但为投资市场的走向提供了一丝借鉴,尤其是诸多股市崩盘前兆,为投资者在未来的市场变化中觅得先机。
 

全球股灾历史回顾与股市崩盘前兆分析按图放大

什么情况是股市崩盘(Stock Market Crash)


股市崩盘是证券市场上由於某种原因,出现了大量抛出证券的现象,进而导致证券市场价格无限度下跌。简单的说就是现有的股民全部被套,没有新股民入场,当被套的股民只知道割肉卖股票而不肯买股票时就会造成恶性循环,造成市场持续下跌。

股市崩盘时,通常市场成交量会出现异动,板块之间的同向性更加明显;大类资产之间也会出现联动,一般是股市率先大幅度下跌,然後债市走牛,商品价格大跌,汇率下跌。
 

为什么会出现股市崩盘


股市崩盘不会凭空出现,多数是在政治不稳定或经济出现动荡之时,或在市场长期下跌中消耗了投资者最後的信心等,然後在突发性事件或消息的催化下一路下跌。当然,股市上市及交易制度存在缺陷而投机盛行,导致股市丧失投资价值和资源配置功能;上市公司股价被高估市场处於严重的泡沫;以及国家宏观基本面出现恶化使得上市公司经营出现很大困难也可能引发股市崩盘。而诱因发作时,市场情绪的低迷往往放大了事态的影响。


如何在市场有个良好的开始?
季度股指报告,你值得拥有!
 

全球股灾历史回顾

1987年股灾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经济处於新旧经济模式转换的低速增长期,在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的努力下,通胀得到控制利率下行。同时美国政府扩大财政支出降低税收大力吸引外资流入,尤其是股票投资免税,吸引了全球资本进入美国股票市场,美国股票市场走牛。截止1987年9月底,标普500指数相较1982年的最低点已经上涨215%,当年累计涨幅也高达36.2%。

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後美元开始贬值,广场协议後更是持续走低,为了维持国际间的汇率平衡,欧洲国家相继降低利率,而美国则提高利率,以抑制美元继续走低。

但随著通胀的上升,德国连续提高短期利率,美元再次被看跌,1987年10月18日美国财长宣布美元或主动贬值,加上上市公司并购税收优惠取消、海湾战争升级的传言等坏消息的冲击,再叠加3-9月份联邦基金利率上调的影响,美股开始调整,10月14日-10月16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标普500指数接连下跌,累计下跌10.1%。10月19日,先於美股开盘的香港、欧洲等地股市接连暴跌,美股开盘後标普500更是暴跌20.5%,史称“黑色星期一”。

程序化交易和杠杆交易加剧了这次下跌。股价的下挫使程序中设定的机制继续抛售股票,最终形成恶性循环,令股价加速下挫,而下挫的股价又令程序更大量地抛售股票。在大跌前,增量的融资资金助推指数上涨,大跌後,融资余额迅速下降,使得市场失血。据统计,10月道琼斯市值蒸发17920亿美元。
 

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中的香港危机


受益於国内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香港在90年代转口贸易和金融业不断增强,逐渐成为金融中心。1994-1996年香港GDP年均增长率达到4.5%,同时国内大型国有企业纷纷赴港上市,美国摩根士丹利等投资银行和国际基金也不断加大港股在投资组合中比例,香港恒生指数在1994年2月4日达到12157点,之後经历了一段时期的下调,随著香港回归的临近,政治经济等不明确因素逐渐消除,市场再度活跃,1997年8月7日创造16673点的历史新高,较1990年的2918点,涨幅达到659%。

随著美国国内经济的复苏,美联储也开始加息抑制通胀,这导致资金纷纷回流美国。原先受益於热钱流入的东南亚各国由於实行的是和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度,为维持固定汇率,在资金外逃时必须买入本币。外汇储备薄弱的东南亚国家难以支撑大规模的热钱外流,这又进一步加强了币值贬值的预期,国际投机者们趁机大肆做空这些国家的货币。继泰国在1997月7月率先放弃固定汇率制後,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也相继放弃,台湾当局也主动开始缓慢贬值。香港成为索罗斯等国际炒家的下一个目标。

10月,国际炒家开始围攻香港,纷纷做空港股和港币。虽然香港外汇储备充足,但金管局的市场操作及相应的加息却直接导致了港股的大跌,做空者依旧获利。10月22日至28日,恒生指数下跌3343点,累计跌幅达27%,其中10月23日单日下跌10.4%。1998年1月,恒生指数已跌破8000点,仍遭受量子基金、老虎基金等国际游资的继续打压,到8月13日指数最低跌至6660点。

香港政府为维护港元,打破炒家套利计划,转变以往“积极不干预”的经济政策,与金管局直接进入股市、汇市干预:

香港金管局动用约1200亿港币外汇基金购买恒生指数成分股和股指期货。从8月14日入市逐步将恒指推升至8000点水平。同时大力买入8月期指卖出9月期指,拉开两者的价值差距,使得金融炒家炒作的成本上升。部分蓝筹和红筹公司也在政府的号召下回购本公司的股票,成功阻击了国际游资的做空行为。香港政府还用外汇基金买入港元,同时把买到的港元存到香港银行,使得机构投资者从银行借走的港元够得到补充,港元的供求平稳,汇率和利率保持稳定。

8月31日到9月7日,香港政府和金融管理局分别颁布了限制卖空和外汇、证券交易和结算的新规定,除了限制放空港元,还将股票和期货的交割期限由14天大大减少为2天,裸卖空受到极大的限制。为了降低期指的杠杆作用,香港政府将每张期货的面值由5万港元/万点提升到12万港元,香港政府还将持仓申报的限额从500单位降为250单位,加设空头未平仓合约的申报机制,使得金融炒家暴露身份。

整个救市行动中,香港政府消耗近13%的外汇基金,动用超过150亿美元的资金,远超1993年英国政府在“英镑保卫战”中约77亿美元的投入。

香港政府坚决主动做多的策略,使得国际炒家铩羽而归,恒生指数逐渐企稳回升,到1999年7月重上14000点。香港政府的直接入市干预一度引发对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质疑,但事後来看香港政府此举成功维护了香港金融市场的稳定,非常时期的大规模救市更是在十年之後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成为各国政府普遍的选择。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


美国在2000年和2001年先後遭遇科技股泡沫破裂和9.11恐怖袭击,为刺激经济,美联储在2000-2003年期间多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6.5%下调至1.0%,并维持至2004年6月才再次加息。在非常宽松的货币环境下,房市和股市双双大涨,MBS和CDO等金融衍生品在这一时期的快速发展更是进一步刺激了房价的高涨。截止2006年,美国住房均价相比1988年已上涨124%;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2002年10月的7422点开始触底反弹,2007年10月一度突破14000点,上涨近一倍。

从2004年开始,美国再次进入加息周期,到2006年7月联邦基金利率已上调至5.3%。浮动利率抵押贷款利率相应大幅上升,居民偿债压力增加,特别是那些偿债能力本就非常脆弱的次级贷款借款人。利率下行抑制资产价格泡沫又进一步恶化了这种情形,资不抵债的主动违约开始显现,美国房市从2006年起开始陷入困境,随著危机的加深,大量持有次级债衍生产品的金融机构损失惨重,危机又蔓延至金融体系。

2008年9月,危机集中爆发,房利美与房地美相继被政府接管、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美林被美国银行收购、保险巨头AIG接受联邦援助、摩根斯坦利和高盛由投资银行转为银行持股公司以接受联储更严格的监管。受此影响,美股大幅下跌,9-12月道琼斯工业指数累计下跌31.2%,2009年3月更是跌破7000点。

联邦政府在危机之始就介入救助,采取了一些措施安抚市场情绪,稳定市场:2008年3月美联储为贝尔斯登提供紧急资金、联邦政府接管两房、援助AIG等;2008年10月3日,国会通过救助计划,财政部和联储根据这一法案相继救助花旗、通用和克莱斯莱等巨头。而在之前的9月29日,国会否决7000亿美元的救助华尔街一揽子计划,当日美股暴跌,道琼斯大幅下跌7%。

在联邦政府的积极救助下,市场恐慌情绪开始缓解,美股2009年3月起触底反弹。

危机过後,美国再次对监管体制进行改革。2010年1月,总统奥巴马公布“沃尔克规则”,强调将自营业务从商业银行剥离;6月25日,国会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该法案被认为是大萧条以来最为严厉和全面的金融监管法案,主要内容包括成立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设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将场外衍生品纳入监管、限制商业银行自营交易、设立新的破产清算机制、美联储被赋予更大的监管职责等。
 

2018年底美股崩盘


进入10月,美股形势急转直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鹰派讲话使得美联储货币政策趋紧,美国国债收益率急剧攀升。10月10日,道琼斯指数暴跌832点,跌幅3.15%,创下2月初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跌3.29%,出现五连跌;纳斯达克指数更是狂跌4.08%,创2016年6月24日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与此同时,被视为美国经济健康指标的房地产销量和汽车销量两项数据出现下降,美国同中国逐步升温的贸易争端等问题均令投资者担忧。再加上不及预期的企业盈利、中期选举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对美股构成打击,交易情绪悲观引发恐慌性抛售。

美股收盘後,白宫发声安抚市场。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电邮声明中称,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和前景仍然相当强劲。特朗普则把矛头直指美联储,将美股下跌的原因归咎为美联储的提高利息的政策,特朗普在10日表示:“我认为美联储在犯错误,他们(的货币政策收得)太紧,我觉得美联储已经疯了。”鲍威尔强硬回应,认为特朗普应该对股市暴跌负责,并称当前经济走强的情况下,维持高利率有利於美国经济长远发展。

11月,美股市场波动率异常之大,中期选举後股市短暂回升,G20峰会落幕贸易摩擦降温市场明显好转。鲍威尔讲话称美国货币政策并非处於一条“预设”路径,这一被视为鸽派的言论推动美国股票和国债全线上涨。

12月开始,美国股市回吐了11月底的大部分涨幅,三大股指全数下跌9%。美联储加息、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导致股市大跌。12月19日,美联储当年第四次加息,特朗普再次发文指责美联储是“经济的唯一问题”“对市场没感觉”。鲍威尔可能被特朗普解雇加剧了市场担忧,罢免美联储主席将是史无前例的举动,并会被外界视为是在破坏美联储的独立性;同时还有消息称特朗普也在考虑解雇财政部长姆努钦,不确定性越来越大,投资者对美国明年经济产生新担忧。

12月21日,纳斯达克指数收盘较8月29日触及的纪录收盘高位下跌21.9%,跨过了20%跌幅的熊市门槛,为2008年以来首次。紧接著24日圣诞前夜,道琼斯指数跌破22000点关口,标普500指数跌近3%,也正式陷入熊市区域。

尽管姆努钦24日紧急召开了金融市场工作组会议,并在前一日与全美六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通电话,同时财政部发布声明称,银行高管证实,他们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可用於向消费者、商业市场以及所有其他市场的运作提供贷款。但这未能缓解投资者日益恶化的焦虑情绪。姆努钦的表态反而让投资者对流动性感到担忧,再加上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攻击,以及美国政府“关门”延长至明年1月等预期的综合作用下共同导致投资者选择抛售股票。

圣诞节後开盘,三大股指则上演绝地大反击至少上涨约5%。道指飙升超过1086点,创史上最大单日上涨点数纪录。12月31日,美股震荡收盘仍呈小幅上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乐观情绪主导了美股上涨。特朗普还表示,他周末与习主席通电话,双方就双边贸易达成协议取得“重大进展”,2019年初的全球股市上涨揭开序幕。

 

股市崩盘前兆分析

既然股市崩盘不是凭空出现,那么在爆发之前是有前兆的,而投资者若能识得相关信息,有可能规避损失。从上述股市崩盘的历史中,我们能够总结出几个前兆,当然这些因素都是相对的,并无绝对之说,在不同的情景之下因素的构成与发酵是不同的,历史会重复但不会简单的重复。

政治动荡,经济恶化。此情形出现在新兴经济体的时候较多,最典型如2018年8月的土耳其危机和2019年8月的阿根廷大选,前者因遭遇美国制裁、後者因现总统意外落选而导致股债汇三杀,本就脆弱的市场信心瞬间崩塌。

央行货币政策多处於紧缩周期。简单说央行加息利空股市,减息则利多股市,加息相当於从社会抽走资金,而降息意味著释放资金。从上述例子看,央行加息是股市可能崩盘的诱因之一,但很多时候还有其他因素共同作用,所以只能说货币政策处於紧缩周期的时候股市更容易发生崩盘。

外资撤离。外资对股市的上涨有著明显的推波助澜作用,当然外资也会由於不熟悉当地情况而更谨慎,一旦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惶惶不安而有大地震的预感退出速度极快。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对外资流动极为敏感,这也是港股开盘跟随隔夜美股波动的重要原因,也因此港股与港币汇率关系密切,港币下跌时通常抑制港股,随著内地与香港联动性的加强,港股走势与内地市场表现有所一致,但仍受到外围市场波动影响。

股市估值较高不只是单个股票的股价,而是整个股市的股价都“太贵了”,股市的波动本就是投资者的预期,投资者认为股市会好,股市有所上涨属於正常,但涨幅过大偏离了股市实际的价值,就存在价格回归的可能。市盈率经常被用来衡量估值是否合理。

杠杆率超高相当於你可以用10元的保证金买100元的股票,里面90元钱是借来的,等股票上涨後卖掉股票还给出借人,但是股价一旦下跌10%就会爆仓,血本无归,所以对於大多数投资者来说杠杆并不容易控制。股市的上涨一定有杠杆交易的推动,在上升市中因为有盈利杠杆的问题不容易被发现,当市场面临不利消息的时候这部分资金最容易动摇。

人人都在谈论股票这关乎心理学,股市毕竟是专业领域,而且是买低卖高赚钱,当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股市的时候,往往意味著股价到达顶部了,大资金要转手了,而对於整个市场来说,牛市或将终结。

股市操纵投机盛行股市存在的初衷是为缺乏资金发展的企业进行融资,促进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而由於制度不完善、上市企业心怀不轨等因素,导致内幕交易或股价被少数人操纵,发展到整个市场投机之风盛行,从而失去了投资价值和资源配置功能,最终导致投资者丧失信心,一点利空就容易引发市场崩盘。

(Arthur)

DailyFX 提供外汇市场新闻资讯和行情技术分析。

本网页上的内容仅为一般市场评论,并不可能构成任何形式(税务、法律、会计)的投资建议。本文并不构成对特定金融产品之直接投资邀约或推介。内容仅供参考。读者不应依赖本文资讯,其作为及不作为亦不应以此作为依据。我们对任何人士以本文为基础之作为或不作为所导致的结果并不负责。我们对所提供内容的准确性或信息的适当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文并不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 (就此而言不包括港澳台地区)传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适用法律所允许情况下除外。

广告

今日数据

2019年9月23日 07:00
澳大利亚9月CBA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50.9
预测:
2019年9月23日 07:00
澳大利亚9月CBA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49.1
预测:
2019年9月23日 07:00
澳大利亚9月CBA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49.3
预测:
2019年9月23日 15:30
德国9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43.5
预测: 44.3
2019年9月23日 15:30
德国9月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54.8
预测: 54.4
2019年9月23日 15:30
德国9月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
结果:
前值: 51.7
预测: 51.4
访客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