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轉到文章內容

我們使用cookie為您提供最佳瀏覽體驗。繼續使用此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
您可點擊此處或點擊網頁最底端相應鏈接,了解我們的cookie政策。

0

通知

以下信息是篩選後的結果,可以通過財經日曆和網絡研討會頁面進行調整。

在線網絡研討會

在線網絡研討會日程表

0

財經日曆

財經事件

0
免費交易指南
歐元/美元
看漲
散戶 持有淨多頭
散戶 持有淨空頭
多頭 空頭

備註:高點和低點是當前交易日的數據。

數據提供方
更多 查看更多
資本流動和匯率:以美元/日元為例,一文讀懂外匯市場運行的底層邏輯!

資本流動和匯率:以美元/日元為例,一文讀懂外匯市場運行的底層邏輯!

Leona Liu, 編輯
  • 外匯市場的核心是貿易和資本流動
  • 本文解釋了為什麼由貨幣現貨價格驅動的貿易和資本流動可以對一個經濟體和在該經濟體中運營的公司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 下文將以日本和日元為例,用真實的價格和影響日本經濟的實際情況舉一個假設例子進行說明。
廣告

作為外匯市場的核心,利率通常被視為匯市的主要驅動力。畢竟,如果投資者僅僅因為在一個貨幣對中做多或做空就能每天賺取利息,那麼就有動機可以推動資本流向該貨幣。如果是在利率上升的情況下,一個經濟體不斷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貨膨脹,這可能會催生出一種長期趨勢,即該貨幣的匯率在希望獲得新的、更高回報率的市場參與者的推動下越來越高。

然而,與股票不同,貨幣不是一個孤立的資產類別:它有反作用力。正如日本人民所見證的那樣,二戰後日本經濟從“日本經濟奇蹟”演變成“失去的三十年”。

2022年動盪不安,在不確定的市場中捕捉確定性機會,日元或是最佳選擇!

雖然日本經濟一段長達45年的增長期,但在1985年的《廣場協議》後,強勢的日元對經濟造成重大打擊,經濟陷入了30年的增長放緩,在某些情況下還出現了通貨緊縮。下面,我們通過一個例子說明在理性框架下這是如何發生的。

美元/日元月線圖:1977-2004年

由James Stanley製作

貿易和資本流動:以日元為例

為了完整理順這個邏輯,我們首先需要快速了解美元/日元的歷史,而一切的根源實際上可以追溯到70年代和滯脹。

為了戰勝滯脹,時任美聯儲主席的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不得不將美國利率提高到非常高的水平,以努力抑制當時高企的通脹。這種超高的利率吸引了市場對美元的大量需求,由套利交易和美日利差驅動。

從1978年的低點到1982年的高點,美元/日元上漲超過56%。在沃爾克的政策開始在美國顯示出影響後,該貨幣對的強勁勢頭有所降溫,但從1984年3月到1985年2月,多頭再度掌控局面,美元/日元在1985年創出高點262.80,而此時正是《廣場協議》生效的時間點。本質上,《廣場協議》是G5集團之間的協議,以操縱匯率使美元貶值。

那時候,日元強勢的影響開始真正顯現。

在下文的例子中,我們將使用1998年到2008年的價格水平探討一個假設的模型,這段時期美元/日元的已經大幅貶值。但是,對於日本人而言,這個問題遠遠早於1998年那個日期。

一個使用真實匯率變化的假設例子

假設一家日本汽車製造商在1998年設計了一款汽車;並計算出他們生產這款車的成本大約為280萬日元(2萬美元)。他們打算將售價定為以3萬美元——這將使每輛車的利潤非常可觀,達到1萬美元。

1995年的美元兌日元匯率大約為140.00日元。因此,這些汽車的總體成本和銷售情況將是這樣的:

請記住——1998年1美元的相當於140.00日元——所以製造這輛車的成本為280萬日元。但是,這並不成問題,因為他們以3萬美元(或420萬日元)的價格出售。這使汽車製造商能獲得140萬日元(1萬美元)的豐厚利潤。

如果事情能永遠這樣下去,每輛售出的汽車利潤率達到50%,汽車製造商無疑將對此感到高興。

但是好景不長,自1998年以來,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僅僅13年後,美元兌日元的匯率已經低於80。

汽車製造商在這種環境下經營表現如何?

製造這輛車的成本仍然是280萬日元,因為他們在日本支付工人工資,並在日本購買貨物(而且可能要支付更高的工資以跟上通脹步伐,但簡便起見,我們假設勞動力成本相同)。因此,匯率的變化不一定對他們的成本結構產生影響。

然而,匯率確實對他們的銷售收入產生了巨大影響。假設他們在美國仍以30,000美元的價格銷售,那麼,現在他們只得到240萬日元的回報(30000美元X80.00日元=2400000)。

這甚至不再覆蓋他們的成本!50%的利潤率就這樣一下子化為烏有,僅僅是因為日元升值。

汽車製造商現在每賣出一輛車就會損失40萬日元。你認為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如果虧損得這麼快,沒有多少企業能夠繼續經營下去。

那麼,汽車製造商會怎麼做?他們當然會對此做出反應,但他們能做的選擇並不理想。他們可以在提高在美國的銷售價格,但這將影響他們的銷量。客戶會注意到,日本製造的汽車比德國、美國或中國製造的汽車更為昂貴;因此,這並不是一個真正可行的選擇。

很多時候,日本汽車製造商會通過削減成本來應對。這意味著裁員,或者至少減少僱傭工人。他們會開始關注企業的“效率”,並試圖用各種方法來減少開支,以便至少可以覆蓋生產成本。

汽車製造商為削減成本而採取的所有行動都將對整體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就業人數減少(失業率上升),工資增長較少或不增長(通脹下降),以及對未來經濟前景的普遍恐慌感等。而這並非由於汽車製造商做錯了什麼......他們只是被日元的升值蒙蔽了。

這正是日本陷入長達數十年的經濟衰退的原因,並導致整個經濟中的通縮壓力。

 

應對:

那麼,日本是如何應對的呢?他們努力推動日元貶值;因為如果他們能夠成功,他們就可以看匯率對經濟發揮相反的效果。

因此,假設上文例子中的汽車製造商已經找到了在日元升值的環境中繼續生存的方法;他們已經將成本削減到每輛車230萬日元。

當然,這並非理想的情況,因為他們的利潤率極低(每輛車利潤只有10萬日元)。但是——他們已經可以生存。

當日本央行最終推動日元走弱時,汽車製造商就會有機會實現巨大利潤。

假設日本央行採取了類似於2012年底的做法,並使日元貶值(美元兌日元走高)至100.00。

在這種情況下,汽車製造商從困難時期存活下來,仍在以230萬日元的成本生產汽車。但現在美元兌日元匯率是100.00,他們每賣出一輛車就能獲得300萬日元,利潤為70萬日元。

這對於他們而言意義重大,因為現在這些利潤可以對公司的設備進行再投資。這些設備的購買將為日本的製造商提供利潤,從而推動他們雇用更多的工人。汽車製造商現在可以在定價方面變得更有競爭力,考慮到他們現在有一定的利潤率作為緩衝來降低銷售價格,因此他們甚至可以通過制定更低的售價來試圖超過德國或美國的競爭對手。

最終,這些日本汽車製造商將需要僱傭更多的工人,由於對工人的需求增加了(因為設備和汽車製造商都在尋求僱傭工人),因此需要提高工資。

這就帶動一個經濟體內的經濟開始協同增長,而導致經濟增長真正發生變化的因素就是匯率。

匯率貶值使出口更具吸引力;而對於以出口為基礎的經濟體,本幣走軟可以為經濟帶來可觀的增長。

這就是外匯市場的核心:貿易和資本流動。這是一個經常隱藏在幕後的驅動力,因為在全球化的經濟中,國家之間聯繫如此緊密,一個主要經濟體出現問題很難不使其他經濟體受到牽連。(James Stanley撰寫,Leona翻譯)

 

 

 

經濟衰退預期持續發酵,正是趨勢交易布局良機!點擊立即領取《趨勢交易指南》

更多交易觀點和分析,歡迎@LeonaLiu_DFX在twitter和我共同討論!

本網頁上的內容僅為一般市場評論,並不可能構成任何形式(稅務、法律、會計)的投資建議。本文並不構成對特定金融產品之直接投資邀約或推介。內容僅供參考。讀者不應依賴本文資訊,其作為及不作為亦不應以此作為依據。我們對任何人士以本文為基礎之作為或不作為所導致的結果並不負責。我們對所提供內容的準確性或信息的適當性不作任何保證。本文並不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 (就此而言不包括港澳台地區)傳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適用法律所允許情況下除外。

版權聲明:除非為了瀏覽本網站的信息,或依照適用法律或本條款與條件許可,否則沒有我們的特定書面允許,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第三方複製、篡用、上傳、鏈接、公開演示,發行或傳送本網站上的任何信息或內容。對於未經授權擅自轉載的侵權行為,我們保留進一步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有市場推廣、資源互換等 商務合作 需求,請與我們聯繫。

DailyFX 提供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的實時財經消息和行情走勢的技術分析。